主页 > 246天天好彩蓝月亮精选 >

期货职业人的经世之道

发布日期:2020-02-28 09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太平天国运动历时14年,是清朝后期的一次由农民起义创建的农民政权,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战争。

  19世纪中叶,大清王朝内忧外患。官吏贪腐,百姓贫苦,社会矛盾激化导致广西金田村爆发了反抗清朝的农民武装起义,太平天国运动由此浩浩荡荡地拉开了序幕。由于地方官员懒政,未能重视前期祸乱苗头,加之调配组织不得力,“剿匪”失当,以至于起义军突出包围,迅速蔓延并席卷大半个中国。1853年3月,起义军攻陷江宁(今南京),定都于此,改称天京。

  清王朝为了能平息叛乱,剿灭“乱匪”,号召民间自发组织地方团练武装,并许诺王爵以奖赏“剿匪”有功之臣,这在清朝实属罕见之事(除了清初封过吴三桂等藩王外,几乎未再封异姓王)。虽然大清王朝经历十几年的艰苦奋斗,最终将太平天国运动下去,但自身受到的损失也非常大,元气大伤。按照清朝户部计算,太平天国运动使中国当时人口锐减百分之四十,而按照宣统年间人口普查,太平天国运动死亡人数为1.6亿人,所以太平天国运动给中国人口造成的损失应该在1亿人到2亿人之间。清朝为太平天国运动总共花了4.5亿两白银,民间损失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回顾历史,清朝原本有机会将太平天国扼杀在摇篮中,之所以视而未见,养虎为患,错失了诸多良机,根本原因就是吏治腐败、懒政成风,以致后期平叛付出了巨大代价。要知道,太平天国源于“拜上帝教”,而“拜上帝教”成立初期只有两个核心人物——洪秀全和冯云山。若论能力、本事和革命意志,冯云山要比洪秀全更为优秀和坚定。

  传教初期,冯云山曾被紫荆山石人村的地主乡绅王作新告发,并被广西桂平县的团练逮捕,继而押解至桂平县衙。由于乡绅王作新与私塾教书的冯云山相识,所以很早便洞悉了冯云山的反意,掌握了相关证据并呈报给知县王烈。然而,县太爷懒政,认为一旦查实会影响个人政绩,为了自己的官位考虑,非但没有开展调查和组织侦破,反而将王作新批判了一番,认为其妖言惑众、蛊惑人心。之后,冯云山被关押了半年,继任县令在收到贿赂赎金以后,便放虎归山了。

  冯云山一脱身,便犹如鸟归林、龙入海一般尽情施展,甚至连押解他的两个衙役都被规劝入教。随着“拜上帝教”规模越来越大,一度惊动了广西的封疆大吏,但官僚体制腐败再度发挥效应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官场风气盛行。广西前后两任巡抚都不愿意惹上“谋反”大案,消极敷衍,对于下级呈送的情报非但视而不见,反而予以斥责。久而久之,官府形同虚设,“拜上帝教”发展得更加迅猛,如烈火一般蔓延开来。

  到了金田起义前夕,造反的征兆已经十分明显。此时的广西巡抚眼看快瞒不住了,只得向朝廷奏报。然而,万万没想到,无论是顶头上司两广总督,还是朝廷里的军机大臣,也都对此视而不见,不是嫌麻烦,不敢触霉头——怕奏报给刚刚继位的咸丰帝而惹祸事,就是表示不归我管,互相推诿,不予理睬,直到这个“火药桶”骤然爆炸,最后酿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。

  太平天国运动萌芽的出现就是清朝官员不加重视、懒政推诿一步步助长的,每个官员都深谙权谋之术,只知道明哲保身,未敢挑起重任、体味百姓疾苦、缓解内部矛盾,太注重官场升迁之术,而忘记了做官的为民之道。

  《黄帝内经》有云:“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。”从中医临床角度来讲,要加强对预防疾病的重视,也体现了中医对未病时病症的把握。中医认为病不是一下就得来的,病的产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所以治疗未病的中医才是良医。深究其意,便是“重经世之道,轻驭世之术”。对于国家而言,如果“重驭世之术,而轻经世之道”,国家终将灭亡。对于人生而言,一旦“重驭人之术,而轻做人之道”,也终将身败名裂。

  对于从事期货行业的工作者而言,也要“重经世之道,轻驭世之术”。笔者认为,所谓的“重经世之道”,是为实体企业保驾护航,规避价格波动风险,为投资者资产保值增值,让更多人懂得运用期货工具来保护企业平稳运行;所谓的“轻驭世之术”,是少计较个人利害得失,少钻研权谋之术、投机取巧之术。

  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,何尝不需要“重经世之道,轻驭世之术”呢?笔者建议,投资者应该重视期货研究的基本功,熟知并掌握商品期货品种背后的供需矛盾和内在传导逻辑,勤勤恳恳、老老实实地做好价值投资之道。同时,轻视并放弃那些追求短期暴利的投机之术。如此这般才能做好期货。

  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,其意味深远。什么是使命?为人民谋福祉是使命、为百姓办实事是使命,为强国富民才是为官的根本使命,才是正道。作为期货从业者,为实体企业锁定原材料成本、规避价格风险是使命,为投资者资产保值增值是使命,为推动期货行业发展才是使命,才是期货职业人的经世之道。 (作者单位:宝城期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