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枓大全 >

深圳宝安区积极对接机场成为疫情发生地旅客异乡的“家”

发布日期:2020-02-02 06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28日下午,深圳市外事办收到了我国驻柬埔寨暹粒领办急报:当日晚上10时20分,因武汉交通管制,柬埔寨澜湄航空公司LQ870航班将由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起飞,预计29日凌晨2点20分抵达深圳。该航班载有乘客29名,均系约23日从武汉飞西哈努克港的LQ809航班同机人员,希望深圳做好该航班乘客的隔离安置工作。

  29日凌晨,LQ870航班如期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。机上的29名旅客,他们或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前武汉赴柬埔寨的旅行团成员,或14天内有湖北旅行史,均需医学隔离观察。

  飞机甫一落地,宝安机场所在地——深圳市宝安区政府的工作团队立即出动,仅两个小时之后,所有乘客就被专用车辆送往了事先安排好的、位于宝安区福永街道的酒店,进行集中隔离和医学观察。

  宝安国际机场是深圳最大的交通枢纽,更是深圳“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”的关键节点。除了在宝安机场出入城市的人群外,在疫情爆发前由武汉出国出境的人员,其中一部分将从深圳分流回国,在宝安机场降落。

  而作为机场所在区域,以及深圳的西部门户,在这场举国上下的“战疫”行动中,宝安区自然成为了守好这个节点的主要“责任人”之一。其中,“守责”的重要一项,就是与机场对接,做好落地深圳的湖北及相关旅客的生活安置和健康观察工作。

  1月21日,张丽和另一朋友从武汉赴沙巴旅行。期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,旅程结束之时,旅行团已无法返汉。1月26日,在有关部门的统筹安排下,她和团友一起,降落在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。

  返程前几日,整个湖北、武汉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,“武汉人在外地无法入住酒店“的声音和报道不绝于耳。回国程中,她的心中充满忐忑,不知到达深圳之后,何去何从。

  事实证明,她的担心多余了。在办完各项通关、检疫手续后,深圳宝安机场的所在地——深圳市宝安区政府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迎接了她,把她和同机人员接上专车,送往了福永街道的指定酒店,集中居住并进行医学隔离观察。

  1月27日,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出公开信,称截止当日尚有4096名武汉游客仍在境外,呼吁各航空公司、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能协助武汉旅客返程。全国多个城市纷纷出台措施,妥善安排滞留外地的湖北居民。

  深圳市是国内较快响应和出台安置措施的城市。在深圳统一部署下,被宝安区妥善安排的张丽,也成为了当地较早集中入住指定酒店的武汉游客。

  在深圳宝安工作的武汉男孩陈凯,22号在广州接到了从武汉来广东过年的父母。24号开始,各项管控愈发严格,他未雨绸缪地决定带父母回深圳,几日后到达深圳即收到了通知,要求与湖北有密切接触的人员进行自我隔离,通知里还公布了宝安指定酒店的地址。

  想到自己租住的公寓里还有很多人没回家过年,不想给别人添麻烦,陈凯和父母一下火车就直奔酒店。

  佛山人陈练也住进了指定酒店。春节期间,她跟随一个36人的旅行团前往俄罗斯旅游,返程期间一名团友出现发热症状,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旅行团于1月28日被安排在宝安指定酒店的医学观察点留置观察。

  陈凯就亲眼见到,在他主动赴酒店“报道”时,酒店大堂就有一家上海客人,与政府和酒店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,要求立即回上海;他自己的父母也表现出了抗拒的情绪,不理解为什么要到酒店来隔离,春节期间又为何不让串门。

  对于所有的情绪,宝安区的工作人员都给予充分理解与包容。“很多乘客不知道为什么一下飞机就要被送到这里来,”宝安区福永街道负责此项工作的文女士说。心理疏导因此成为工作组继对接机场、安置乘客之后的又一项挑战。

  从25日到现在,宝安区已启用12家酒店,接收472人进行健康观察。仅临机场最近的两家就入住了140余人,年纪最大77岁,最小2岁。

  要照顾好这几百人的吃、住、生活,要观察他们的身体状况,要及时进行心理沟通和疏导,还要为接下来纷至沓来的挑战储备人力与物资,这项工作并不容易。

  游客中有一些未成年人,福永街道办协调图书馆,为孩子调来了书籍,有特殊要求的帮忙购买;满大街地寻找住客需要的奶粉品牌,每天送小零食到房间,让孩子们开开心心;每天清理生活垃圾,一天量两次体温,密切关注旅游的身体变化。游客有任何生活上的需求,均可在微信上“下单”,街道都尽力帮忙解决。

  有一次,一位老年住客因海关检疫等时间,在机场停留时间过久,吃了6次救心丸,街道了解后,还专门给老人买药,并安排医生上门诊疗,直至老人情况缓解。

  心理疏导自然必不可少。为了尽量避免担忧的情绪在游客和酒店工作人员之中蔓延,宝安当地的疾控部门定期对这些游客开展健康卫生教育,减少交叉感染的机会。

  湖北人爱吃辣,福永街道甚至要求餐饮配送公司安排了面食和辣菜,以更好地适应游客们的口味:“吃得开心了,就不会那么想家了”。

  每天,张丽都会和武汉的家人们电话或者视频,互报平安。同时,她会时刻注意保持房间的通风,安排专门的时间适量运动,避免让自己过于情绪化。“我很感谢深圳市政府和宝安区政府,隔离病毒,不会隔离爱。虽然身在异乡,我也感受到了社会对我们湖北人的关心。”

  陈凯则把时间安排地更为充实。他给自己列了时间表:早上吃完早饭,在房间里走5000步,keep半小时。午饭后刷手机,下午睡午觉,晚饭后继续走5000步。为了减轻政府各个部门的负担,极具现代生活理念的他还把街道、网格、疾控等多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拉到了一个群里,每天定时在群里汇报体温和身体情况,“这样,他们就不用挨个来问我了。”

  陈凯的父母也在儿子和工作人员的不断安抚下,渐渐回复了理智和平静,开始安心地度过隔离期,有时还会给武汉的家人拍照片和视频,告诉他们,自己在深圳、在宝安受到了很好的照顾,不用担心。

  现在,让张丽和陈凯还有顾虑的,就是隔离期结束之后的安排。陈凯计划拿到隔离结束的相关证明后,给父母在宝安短租一间公寓,疫情彻底结束后再返回武汉。张丽则在等待着国家的下一步安排。

  佛山人陈练收到了排除发热团友感染可能的通知,1月30日解除了隔离。返回佛山前,她亲手写下了一封感谢信:“致各位工作人员:在酒店隔离的这两天,由于不便外出,饮食起居承蒙各位照顾,感激之情,难以言表。作为一个刚结束他国旅途归来的人,我深刻体会到了‘一出国就爱国’的含义,向所有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祝福”。